• <s id="xc09h"><td id="xc09h"><ol id="xc09h"></ol></td></s>
    <s id="xc09h"><sup id="xc09h"></sup></s>
  • <ins id="xc09h"></ins>

      <strong id="xc09h"><button id="xc09h"></button></strong>

          期貨市場助力構建新發展格局——市場部投稿

          Date:2023-9-14 11:25:02Hits:0

           期貨市場助力我國企業增強全球資源配置能力,成為2023中國(鄭州)國際期貨論壇的熱議話題。我國期貨業穩步擴大高水平對外開放,不斷提升重要大宗商品價格影響力,在助力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發揮了應有作用。

           

            以開放服務保供穩價

           

            當前,堅持高水平對外開放,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重大課題,對期貨行業提出新挑戰;此外,期貨市場價格發現、風險管理、資源配置功能更加凸顯。

           

            由于期貨價格具有預期性、連續性、公開性和權威性特征,在服務資源配置與宏觀調控方面,有助于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促進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助力提升宏觀經濟運行評估和調控的精準度。

           

            根據最新期貨品種功能評估,目前我國期貨市場期現相關性在90%以上的品種共40個,銅、玉米、棉花、黃大豆一號等品種期現價格相關性在95%以上。

           

            在服務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方面,我國期市產品創新緊跟產業發展趨勢,具有中國特色的中間產品期貨體系正在逐步完善,工業硅、碳酸鋰等新能源領域基礎材料品種陸續上市,有利于鞏固產業國際競爭地位。

           

            在服務農業強國建設方面,期貨市場已上市42個涉農期貨期權產品,依托“保險+期貨”“商儲無憂”等具有中國特色的市場服務模式,降低了農業生產經營主體的市場風險,為鄉村振興貢獻期貨力量。

           

            我國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和制造業大國,對農產品、基礎性能源、戰略性礦產等初級產品需求強勁。近年來,我國期貨市場秉持服務實體經濟的宗旨,著力服務初級產品保供穩價。目前,我國期貨市場已有24個品種相繼實現對外開放,46個商品、股指期貨及期權產品面向QFII/RQFII開放交易。這其中,初級產品的占比分別達到了96%70%。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曾表示,穩步擴大期貨特定品種開放,拓寬QFII/RQFII投資范圍,是為了吸引更多境外機構充分參與我國初級產品期貨品種定價,提升我國期貨價格的代表性和影響力,為產業企業提供更準確的價格信號。

           

            “隨著中國國內衍生品市場的發展和進一步開放,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致力于與中國市場參與者合作,探索和挖掘中國衍生品市場長期增長的潛力?!敝ゼ痈缟唐方灰姿驴偨浝砑鎭喬珔^負責人拉塞爾·貝蒂在論壇上表示。

           

            著力打造“價格形成優勢”

           

            近期上市的集裝箱運價指數期貨,實現了我國服務類期貨品種開放的突破。這是我國期市加大對外開放的縮影。

           

            我國作為制造、貿易和消費大國,已經深度融入國際經濟貿易體系,成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重要環節。增強全球資源配置能力,提升重要大宗商品的價格影響力,是我國期市加大開放的動力?!霸趪H貿易中形成與規模相匹配的定價影響力?!狈叫呛1硎?,期貨市場能夠匯集參與各方信息,有助于將超大規模市場優勢轉化為價格形成優勢,促進實體企業更好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

           

            當下,期市制度型開放格局初步形成。期貨和衍生品法頒布實施,填補了我國期貨業長達20多年的“基本法”空白,為促進期市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堅實制度基礎,也為保護投資者權益提供了強有力法律保障,極大增強了我國期貨和衍生品市場的國際吸引力。圍繞交易所跨境業務合作、外資機構準入、境外客戶管理等開放關鍵領域,配套制度安排逐漸完善,期貨市場法治體系的“四梁八柱”基本建成,為雙向開放提供了強有力的法治化、規范化制度保障。

           

            在開放的廣度和深度方面,隨著開放品種范圍不斷擴大,境外客戶參與數量持續增加。以鄭州商品交易所品種為例,目前已有60余個QFII/RQFII機構參與,境外客戶遍布23個國家和地區。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完全放開,外資新設及控股期貨公司均實現新突破。境外機構和交易者的參與,為期貨市場帶來了更多元的交易結構和更全面的價格代表性。

           

            “中國價格”在國際市場上正逐漸被廣泛使用,以原油、PTA等為代表的重點開放品種已成為跨境貿易定價的重要參考和基準??鐕凸?、貿易商、金融機構中的標桿性企業均參與了原油期貨交易。我國原油期貨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貨交易市場,“上海油”成為國際石油市場的重要價格信號;20號膠期貨價格已成為我國進口天然橡膠的重要貿易定價基準;PTA期貨價格已成為上游PX和下游瓶片對外貿易的重要定價參考,較好滿足了聚酯企業“走出去”的定價避險需求;白糖、棉花等一些具有“雙循環”屬性的大宗商品,在“一帶一路”、RCEP等區域性跨境貿易中,正在逐步發揮亞洲時區定價基準的作用;此外,在我國上市的中間產品期貨受到境外市場廣泛關注,境外交易所正積極尋求與我國期貨交易所開展相關合作。

           

            跨境服務企業“走出去”

           

            甲醇是一種重要的化工基礎原材料。我國是世界上名副其實的甲醇生產和消費大國,產能、產量和消費量均居世界首位。今年是甲醇期貨上市第十二年。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理事長顧宗勤表示,甲醇已成為化工產品期貨市場上名列前茅的產品。很多甲醇生產企業從不認識到逐漸利用甲醇期貨管理市場風險,實現了利用期貨工具達到避險保值增值的目的。如今,甲醇期貨價格已經成為現貨貿易計價的重要參考,也為國家相關部門、行業協會等制定產業政策、行業規劃等提供了有益參考,實現了甲醇期貨為產業發展賦能。

           

            據悉,鄭商所正在穩步推進甲醇期貨及期權國際化。甲醇期貨是期市服務實體經濟的樣本之一。當下,通過期市套期保值管理風險正成為上市公司的主流選擇。中國上市公司協會黨委委員、副秘書長潘廣標表示,從上市公司參與期貨市場數據可以看出,套保參與率由10年前的6%提高到了2022年的23%。參與套保的上市公司,在凈資產收益率(ROE)、現金比率、杠桿系數等指標上,明顯優于未參與套保的上市公司。還有多家上市公司發揮產業鏈優勢,借助場內期貨工具為中小企業客戶提供風險管理方案,從而提高產業鏈上下游客戶黏性,推動供應鏈協同穩定發展。

           

            我國期市在不斷完善適應中國企業發展壯大和全球化經營的品種體系。以鄭商所為例,鄭商所已上市23個期貨品種、8個期權品種,正在加快推進PX、燒堿期貨期權上市,品種體系覆蓋糧、棉、油、糖、果、農資和化工、紡織、冶金、建材等國民經濟重要領域?!霸趯ν忾_放方面,目前鄭商所已經有7個特定品種和9QFII品種對境外交易者開放,逐漸形成國際化的風險管理平臺?!编嵣趟h委委員、副總經理王曉明表示。

           

            中糧糖業是中糧集團食糖專業化公司,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大糖商。中糧糖業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吳震認為,鄭商所的白糖期貨自200616日上市以來,一直發揮著白糖市場的風向標作用,是制糖企業、食品貿易企業、用糖企業套期保值和風險管理的重要工具。在期貨賦能下,中糧糖業在進口和港口煉糖環節,成為連接“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重要橋梁。

           

            南華期貨總經理賈曉龍表示,原油、鐵礦石、PTA等品種的對外開放,不僅讓中國價格在全球范圍內得到更多關注,也為全球交易者提供了更為豐富的投資和風險管理工具。如今,中國期貨市場已逐步進入由量的增長轉為質的提升的關鍵階段,配合中國企業逐步走向海外,擴大開放是我國期貨市場提高核心競爭力和國際影響力的必由之路。

           

            目前,我國期貨公司設立19家境外子公司,18家位于香港,1家位于新加坡。同時,已核準外資獨資期貨公司2家,期貨行業對外開放持續深化,跨境服務能力不斷增強。

           

          期市開放下一步的發力點在哪里?方星海表示,一是要持續優化開放型品種業務布局。抓住國際期貨市場變化的有利機遇,推出更多特定品種,穩步拓寬QFII/RQFII的投資范圍,不斷深化交易所跨境業務合作,在風險可控前提下積極探索更加多元化的開放路徑。二是要優化完善開放條件下的制度規則,積極借鑒國際最佳實踐,建立起與國際接軌并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開放型制度體系,持續改善和穩定市場預期,為境外客戶參與中國期貨市場提供更加便利友好的環境。三是要加強跨境監管與合作,促進雙邊及多邊交流對話和監管協作,進一步強化開放條件下監管能力建設,加強對期貨市場跨境交易行為和資本流動的監測與分析研判,著力維護期貨市場整體安全平穩運行。

          轉自:《中國經濟網》